穿上最火的克莱因蓝我好像抹布成精了

穿上最火的克莱因蓝我好像抹布成精了

这一点在时尚界表现得尤为明显,很多事物先是被贬于脚下,随后却又大受追捧。

还记得去年iPhone12发售了一款蓝色机型,在互联网上掀起了从未有过的狂热嘲讽。

这种由法国艺术家发明的“纯净蓝色”,从去年开始就频频登上部分大牌高定的的T台。

虽然当时在像我这样的土人眼中,以为这不过是时尚界又一种令人困惑的审美——

最先感知到流行风向的某宝店铺,迅速抛弃了“高级感”的莫兰迪和黑白灰,将自己投身于蓝色的海洋。

当然,并非所有人都有勇气穿上这样一件衣服,让它跟自己被生活折磨成菜色的面庞相映成趣。

去年还在念叨“最适合亚洲人的还是暖色系”的朋友们,如今放心大胆地把克莱因蓝抹上了眼皮。

比如那些明明已经买了蓝色iPhone的朋友们,为什么要再套上一个跟手机颜色差不多的手机壳,还要挂上几个同样蓝到不行的挂件?

仿佛就在一夜之间,各个城市里都冒出了那么几家以白色和蓝色为主色调的网红店;

虽然有研究表明,蓝绿色的食物在自然界往往代表着有毒或腐烂,因此会影响人的食欲。

因为在此之前,我们一直坚信克莱因蓝跟其他“土土的蓝”,根本不是同一种蓝。

至于年代剧里的流水线女工服则因为面料不同,少了点“克莱因蓝特有的荧光感”。

那个相似程度,如果当场拍张照片导入PS,可能会得到完全一致的RGB数值。

这一点早在家具界被证实过——比如白不是白,而是阿尔卑斯白;红不是红,是勃艮第红。

比如在汽车内饰和大理石界经常使用的“锡耶纳棕”,换成国内的叫法其实就是赭石色。

结合起来就是——在对比色和光线的共同作用下,即使我顶着前一天晚上熬夜到3点的脸,照样能变成照片里唯一的高光。

但bug在于——身为普通人的我们,实在无法活在固定的、精心搭配的背景里。

就算再怎么严格遵守网上的“克莱因蓝搭配教程”,白色干净、黑色显酷、灰色温温柔柔不出错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