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都不原谅!凯特·温丝莱特主演女性复仇电影《裁缝》又美又燃

一个都不原谅!凯特·温丝莱特主演女性复仇电影《裁缝》又美又燃

一个昏黄暗黑的夜晚,蒂莉提着行李箱回到了家乡,她在路灯下抽了一支烟,爆了一句粗口:“我回来了,你们这群杂种。”

这是由凯特·温丝莱特领衔主演的电影《裁缝》的开场一幕,该片于2015年上映。

由澳大利亚女作家罗莎莉·汉姆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而成,原著作者也参与了电影的改编。

导演、编剧、原著作者、主演都是女性,所以该片天然带上了浓厚的女性色彩,连带画面的美轮美奂,时装的光鲜亮丽,彰显出鲜明的女性气质。

她衣着考究,气质高雅,出现在这个破落的小镇上,成为这里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。

蒂莉的母亲莫莉已经好多天没下床了,房间里堆满了垃圾,当蒂莉推门而进时,迎接她的是一只从橱子里飞奔出来的负鼠。

25年前,因为一桩谋杀案,年幼的蒂莉被驱逐出小镇。她的那部分记忆已经缺失,自己真的杀了人吗?这就像梦魇一般地折磨着她,所以她回到这个曾令她心碎的地方,试图弄清楚事情的真相。

莫莉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女儿了,她对蒂莉的态度相当刻薄,当蒂莉要给她洗澡时,老太太极力挣扎,满屋子乱跑,大喊“杀人啦”,整得像个“杀猪”场面,小镇上的人都听到了,很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。

镇上的人得知蒂莉回来了,各自心怀叵测。在小镇的足球队与隔壁镇的比赛现场,蒂莉精彩亮相,她一身大红,盛装出场,惹得小镇足球队的男孩们纷纷侧目,光看美女了,比赛打得一塌糊涂。

足球队的队长泰迪过来跟蒂娜沟通,蒂娜回家换了一套黑色礼服,结果这次换对手足球队的男孩们纷纷看美女,输掉了比赛。

杂货店老板的女儿格尔特打扮土气,非常不自信,蒂莉说可以帮格尔特定制漂亮的衣服,让她可以在周末舞会中光彩照人。

蒂莉的礼服制作费用昂贵,她提出格尔特可以拿信息来换。她问了格尔特一个问题:25年前,是格尔特把她藏身的地方告诉斯图尔特的吗?

格尔特倒是很实诚,承认了,还理直气壮地说出理由:我觉得让他欺负你总比欺负我好。

蒂莉倒像是不计前嫌,真的为格尔特做了一件漂亮的礼服,让她焕然一新,简直像个电影明星。格尔特以这幅漂亮迷人的样子,成功吸引了之前一直忽视她的“海归”青年才俊。

小镇上的女人们纷纷找到蒂莉做衣服,蒂莉以一己之力,把小镇变成了美丽时尚女人的时装舞台。破落的小镇上,女人们个个穿得花枝招展,光鲜靓丽,宛若参加巴黎时装周的丽人们。

别忘了,蒂莉的目的是查清当年事情的真相,她用一顶漂亮的天鹅绒帽子,换来了法雷尔警长的卷宗,看到了比乌拉老师的证词。比乌拉指认是蒂莉杀害了斯图尔特。

当蒂莉去找比乌拉对峙时,发现比乌拉说谎了,她根本就没有看到现场的情景,只是出于对莫莉母女的偏见与恶意,才作出了这样的证词。

蒂莉找到法雷尔警长,希望他能帮她洗脱嫌疑,但法雷尔警长却无奈地说,他调查了镇上所有的人,除了蒂莉,所有的人都有不在场证明。只有蒂莉在现场。

只有泰迪的那位傻哥哥,一直在重复着那句:“She moved, she moved..”(她动了)但没有人理会他。

当年,斯图尔特喜欢玩“斗牛”游戏,当他抓住某个人,就会像斗牛一般冲上去,用头冲撞对方的肚子。

斯图尔特威胁蒂莉靠墙站着,别动,然后他像斗牛一样冲撞过来。当他即将撞上她的时候,蒂莉本能地躲开了。斯图尔特自己撞到了墙上,用力过猛,扭断脖子而亡。

而喜欢爬上屋顶俯视下方的巴布,看到了这一切,所以只有他知道蒂莉是清白的,但巴布是个傻子,没有人相信他,而且他害怕自己被送走。

蒂莉终于想起来了这一切,她非常开怀,自己没有杀过人,也不存在什么被诅咒之类的事情。

释怀之后的蒂莉,终于接受了一直向她示爱的泰迪。泰迪对蒂莉一往情深,他明白蒂莉不属于这里,所以提出要与蒂莉一起离开小镇,带上蒂莉的母亲,还有他的傻弟弟巴布。

本以为蒂莉从童年阴影中解脱,为小镇女人提供美丽的服饰,还收获了真挚的爱情,就此会放下过去,与小镇达成和解。

泰迪为了让蒂莉大声说出“我没有受到诅咒”,也是为了彰显自己的男子气概,他跳下了谷仓。他曾经跳下去过,安然无恙,但这一次不一样,谷仓里堆满了高粱,泰迪跳进去很快就被高粱淹没了。

悲剧发生之后,镇上那些尖酸刻薄的女人们与自私鄙俗的男人们,又开始了流言满天飞,传言蒂莉害死了泰迪,因为她本来就是谋杀犯,一切说得那么理所应当。

就连靠着蒂莉的手艺改头换面后追到优质男的格尔特,也落井下石,在背后没少用恶毒的话语诋毁蒂莉。

蒂莉也已得知,原来那道貌岸然的郡长,是她的亲生父亲。当年他与莫莉一同来到小镇,原郡长的女儿玛丽安继承了父亲的财产,他便抛弃了莫莉母女,把玛丽安骗到了手,凭玛丽安上位后,又失去对玛丽安进行精神控制。在儿子斯图尔特意外去世之后,玛丽安更是变得神经质,连家门也不出了。

郡长失去了儿子,以揭发法雷尔异装癖的秘密,要挟这位警长驱逐了蒂莉,他这么做更是为了报复她的母亲莫莉。

泰迪死后,蒂莉陷入了悲痛,卧床不起。她的母亲莫莉,此时承担起了照顾蒂莉的责任。之前蒂莉做汤给卧床的莫莉喝,此时母女两人的角色对调,换莫莉给女儿喂汤喝。

莫莉为了让女儿振作起来,联系隔壁镇的女人们,让蒂莉负责她们与本小镇演出比赛的服装。

穿上了女儿为她量身定做的衣服,莫莉精神抖擞,在与邻居唠嗑完回来的路上,她突然倒地不起。而可恶的郡长用报纸遮住了脸,装作没看见。

蒂莉请来医生给母亲看病,医生却说自己也没招,还说她痛苦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就会死去。

这就是那位在蒂莉小时候去买药时,恶意辱骂她和母亲的医生,小镇人性之恶,真是从来都没有改变过。

医生的妻子在轮椅上死亡,驼背到无法看路的医生,没有了妻子在前面的阻挡,一下子掉进了河里,淹死了。

医生的女儿指控蒂莉给她母亲吃含的饼干,蒂莉当初是为了帮助医生妻子止痛,因为医生从来不给妻子开药,让她承受着很大的痛苦。

没想到,法雷尔警长挺身而出,为蒂莉顶了罪,临走时,他感谢了蒂莉,因为蒂莉,他做回了真正的自己。

蒂娜将自己身世、郡长抛弃莫莉的实情告诉了玛丽安,玛丽安意识到郡长把她骗到手,就是为了得到她的财产,愤怒之下玛丽安杀了丈夫。

她走的那一天,小镇上的人都去参加演出比赛,蒂莉点燃了自家在半山腰的小屋,自上而下滚下一条红毯,引燃了全镇的房屋。

“她来了,像魔法,把整个镇子都变美;她走了,像魔法,把整个镇子都变没。”

蒂莉的归乡之途,本来有望转变成她与小镇的和解,最后生出变故,急转而下,彻底成了她的复仇之旅。

蒂莉在服装上的天赋,令她拥有了改变他人的能力,经她之手做出来的服装,能发挥女人最大的优势,展现出她们最美丽的一面。

蒂莉毫不吝啬地,用自己的技艺,让整个镇子里的女人都变美了,然而她改变的只是她们的外表,而她们的内心依然那么丑陋不堪、顽固不化。这个小镇腐朽透了,没有什么能够改变他们。

到最后,蒂莉倒是分明:一个都不原谅!一把火,把破落腐朽的小镇给烧没了,复仇之火熊熊燃烧,我们的大女主身穿亮黄大衣,眼神睥睨一切,俨然一位复仇女神。

美丽的服饰,衬得各位女士或高雅时尚,或,灰扑扑的小镇上,美人往来穿梭,完全不输给巴黎时装周上的走秀。

凯特·温斯莱特影后级的演技,更是让这部戏气场十足,既撑得起女主的天才与美貌,又撑得起复仇女神的气势滔天,可谓是又美又燃。

成千上万的史密斯从《黑客帝国》里走出来,成了我们亲爱的法雷尔警长,一个痴迷女装的男人,是这个丑陋的小镇上为数不多的温暖与良善的代表。

导演玩得转黑色幽默,既有喜剧色彩,又反得了讽,既有人性之恶,也有难得的人间温情,到最后,却是干脆利落,一把火烧得干净,把剧情推向了高潮,反而把影片拔高到一个层级,非常了不起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