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泰坦尼克号》中隐藏的9个小彩蛋每一个都值得收藏

《泰坦尼克号》中隐藏的9个小彩蛋每一个都值得收藏

《泰坦尼克号》这部1997年上映的爱情电影,不仅在当时造成广大回响,纵使过了20多年,许多影迷仍不时地将它翻出来重温,这部电影之所以成为经久不衰的浪漫史经典,正是因为度过漫长的发酵,酿出了一天比一天深厚的韵味,尽管影迷们一再回顾,总还是能挖掘出从前没注意到的小细节,而这都要归功于电影在细节上的用心雕琢,让这部电影过了多年仍历久弥新。

线亿人民币)打造,在当时是全世界最大的船舶,更被喻为“永不沉没”的“梦幻之船”。

然而,导演詹姆斯·卡梅隆为了拍摄《泰坦尼克号》,总共投入了2亿美元(约13.5亿人民币),是当时有史以来最高昂的电影经费,制作预算甚至比造一艘真正的泰坦尼克号还庞大。

《泰坦尼克号》其中一个经典场面,就是沉船后,杰克与罗丝在大海上共度生死存亡的时刻,由于两人紧抓的门板早已残破不堪,仅能容下一人,杰克选择让罗丝上去,自己则全身浸泡在冰冷的海水中,而当罗丝伏在载浮载沉的门板上苟延残喘,杰克告诉她:“你一定要活下去!”随后便坠入深深的海底。

电影里,两人在海上漂浮,被冻得奄奄一息,而现实中,女主角温斯莱特一度也在拍摄时失温,并出现“高热”的紧急症状,她表示,拍摄现场的水多到剧组根本无法调控水温,自己当时真的很冷。

一直以来,罗丝都在母亲的期望、与未婚夫之间的关系里来回挣扎,直到最后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时,罗丝才终于挣脱束缚、放手一搏,在逃难之际,毅然决然的选择回头寻找爱人杰克,然而未婚夫却不愿放她离开,情急之下罗丝朝着他的脸狠狠地吐了一大口口水,让贵族未婚夫吓傻在原地。

身为名媛的罗丝做出这个举动看似不符常理,但其实呼应了在电影刚开始,平民出身的杰克曾教她如何吐口水的回忆,这个专属于爱人的信号让意会的观众会心一笑,但这个动作其实是温斯莱特的即兴表演。由于剧本并没有这个,当时饰演未婚夫的演员也吓了一大跳,当下他脸上强烈的震惊,完完全全是真实反应。

在真实的历史纪录中,泰坦尼克号其中一个著名的识别特征,便是那座华丽的大型楼梯,虽然没有留下任何图片或者残骸,只能凭空想像它的模样,但只要是以泰坦尼克号为主题的创作都会透过呈现这座阶梯的风貌,象征泰坦尼克号的高高在上和富丽堂皇。

《泰坦尼克号》的团队为了还原这座巨型豪华阶梯,甚至请来墨西哥和英国的工匠,打造华美繁复的木制镶板、精致的石膏制品及栏杆,也因此在后续拍摄淹水的剧情时只有唯一一次机会,毕竟在约34万升的水灌入场景后,这座楼梯无疑会被直接摧毁,无法重新来过。

不过正因如此,电影里杰克与罗丝在楼梯一个向上、一个向下往彼此奔去,汹涌的海水随之而来,将一切淹没的画面,才定格成了永恒的经典。

众所周知,导演卡梅隆力求为了让电影更贴近真实历史,做足了准备,甚至数度下潜至泰坦尼克号遗址,不仅在画面呈现上下足功夫,台词等细节也都藏着他的良苦用心。

电影中的台词对话,有不少是出自灾难调查听证会的证词,采用了当年沉船事件生还者的口述记忆。像是罗丝意图跳海自杀时,杰克告诉她坠海的感受就像“被千把利刃刺遍全身”,这句话其实是来自幸存者查尔斯·赫伯特·莱托勒,他回顾当年船难发生的瞬间,这么形容:“入水的那一刻就像全身被千把利刃戳刺,有好一段时间,我完全丧失了对自己的控制力。”

由席琳·迪翁演唱的主题曲《My Heart Will Go On》,相信是全球影迷心中不灭的经典,只要音乐一下就让人热泪盈眶,尽管离电影上映已经过了二十多年的今时今日,这首歌仍在街头巷尾传唱不息。

然而在一开始,卡梅隆明确拒绝了用流行歌作为电影的片尾,但作曲家詹姆斯·霍纳还是先斩后奏,悄悄找来席琳录制人声版本,听完后的卡梅隆大为感动,于是赞成了以席琳演唱的《My Heart Will Go On》作为主题曲。而这首歌获得的热烈回响也证明这个决定没做错,《泰坦尼克号》与《My Heart Will Go On》显然相互成就了彼此的经典地位。

在电影中,当所有人都在忙着逃难,有一位厨师仿佛事不关己的只顾著喝酒,尽管到了最后关头,他也只是爬上栏杆,任凭自己就这样跟着船只缓缓的下沉。

事实上,这位厨师确有其人,他是泰坦尼克号的首席面包师查尔斯·约翰·乔因,虽然他的确跟着邮轮一起沉入海中,但因为他实在喝太多威士忌了,以至于后来他在摄氏2°C的海水里浸泡整整三个小时,几乎没有产生任何失温症的不良影响,反而奇迹生还。后来他也因为这个奇特的经历,成为泰坦尼克号知名的幸存者。

电影末尾,泰坦尼克号即将沉船之际,一对老夫妻依偎在床上、紧紧相拥,一起静静地看着海水漫进房间里,等待死亡。虽然只是短短一幕,但老夫妻至死不渝的爱情,被观众公认为《泰坦尼克号》中最悲伤而动人的段落。

事实上,这对殉情的佳偶并非杜撰,而是真实存在。这对夫妻分别是老公艾斯多尔·斯特劳斯和妻子埃达·斯特劳斯,他们是美国知名的梅西百货联合创办人,是泰坦尼克号的头等舱乘客。

当时邮轮撞上冰山,两人由于身份贵重,本来可以搭上第一批救生艇离开,然而丈夫却表示自己不会比其他男性先走,而埃达虽然是逃生第一顺位的女性,却不愿抛下爱人,尽管丈夫一再催促她赶紧离去,但她坚定的告诉他:“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,你去哪,我就去哪。”

在接近片尾的时候,罗丝在梦中终于与爱人杰克重逢,杰克对她微笑着伸出手,背景是一座时钟,仔细一看,时钟的指针正好停在2:20分。

历史上,泰坦尼克号的沉船时间正好是1912年4月15日的2:20分,只能说这个小巧思十分细心。卡梅隆表示,这部电影原本就以“离别”为主题,如果杰克没有死亡,就无法传达结局的意义,并直言“这是出于电影艺术,而不是物理”

发表评论